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绝招]四成权益类基金踏空且投资漂移 金鹰基金解聘绩差经理吴德


[绝招]四成权益类基金踏空且投资漂移 金鹰基金解聘绩差经理吴德


  原标题:踏错节奏投资漂移
金鹰开刀基金经理基金

  业绩不佳的原因很多,但在2020年的结构性牛市中,业绩不好往往是踏空了行情。


  近日,金鹰基金发布公告,解聘基金经理吴德,其管理的金鹰中小盘精选混合由陈颖继任基金经理。同时吴德也将离任其管理的另外两只产品——金鹰元禧混合、金鹰技术领先灵活配置混合。


  Wind显示,上述三只产品在2020年内表现平平,年内收益率均不足30%,低于混合型基金47%的平均收益率。此外,据《中国经营报》记者不完全统计,2020年内金鹰基金43只(份额分开计算)主动权益类产品中近20只(份额分开计算)收益不足30%。


  记者注意到,金鹰基金连公告都出现明显错误。金鹰技术领先灵活配置混合在基金经理变更公告中,将离任基金经理吴德的名字错写为王,而王是该基金2018年时的基金经理。

  

  值得注意的是,金鹰技术领先灵活配置混合还出现投资策略漂移现象,该基金应投资于技术领先相关主题的上市公司绝招,但其前十大重仓股中却出现多只金融、地产板块个股。此外,该基金最近一年的股票仓位均不超过30%。


  

  解聘绩差经理


  20201231日,金鹰中小盘精选混合、金鹰元禧混合、金鹰技术领先灵活配置混合同日发布公告,解聘上述产品的基金经理吴德,陈颖、杨刚为新任基金经理。

  在金鹰技术领先灵活配置混合公告中,离任基金经理一栏公司错把吴德写成王。Wind数据显示,王已于2018124日离任基金经理职位。


  金鹰基金在2020年最后一天让吴德下课或事出有因。记者梳理发现,吴德管理的上述三只产品在2020年内表现一般。


  

  Wind数据显示,金鹰中小盘精选混合、金鹰元禧混合(以A份额为准)、金鹰技术领先灵活配置混合(以A份额为准)2020年收益率分别为28.36%、16.72%、7.87%,跑输2020年混合型基金47%的平均收益。


  客观地说,金鹰元禧混合为偏债混合基金,业绩尚可。相对而言,金鹰中小盘精选混合和金鹰技术领先灵活配置混合多少有些尴尬。这两只基金的权益仓位在每个季度都有大幅度的调整,前十大重仓很少有持续持有的个股,这也意味着基金经理的管理风格换手率较高,且时常切换不同的赛道,在成长价值间切换较为频繁。天相投顾高级基金研究员杨佳星表示。

  

  杨佳星分析,业绝招绩不佳的主要原因一方面是过高的换手率带来更多胜率与择时上的考验,做错的可能性比较低换手率的基金经理会高一些。此外,从基金持仓可以看出,该基金经理在年内的一些结构性机会的把握上略有欠缺。



  

 绝招 在济安金信研究员程颖看来,金鹰技术领先灵活配置混绝招合在2020年三季度持仓较多的是银行和地产个股,而地产股在三道红线的调控下持续低迷了一年。此外,该基金最近一年的股票仓位均不超过30%。


  2020年三季报显示,金鹰技术领先灵活配置混合股票资产占基金总资产比例为28.35%。此外,金鹰中小盘精选混合在三季度前十大重仓股选择了清一色的券商,但券商股并没有成为这两年结构性牛市的主力。

  

   基金投资与基金合同不符



  

  程颖认为,金鹰技术领先灵活配置混合存在投资策略漂移的情况。该基金在招募说明书中表明,该基金将投资于技术领先相关主题的上市公司,但该基金在2020年三季度中持仓较多的却是银行和地产个股。


  

  金鹰技术领先灵活配置混合2020年三季报显示,基金前十大重仓股为:万科A、平安银行、宁波银行、三一重工、阳光城、春秋航空、常熟银行、招商银行、格力电器、金地集团。



  蹊跷的是,该基金实际重仓的多只金融、地产板块相关个股的事实却恰恰与基金三季报上的表述相悖。

  金鹰技术领先灵活配置混合2020年三季报是这样说的:该基金在有效控制风险并保持良好流动性的前提下,投资于技术领先相关主题的上市公司,通过对股票、固定收益和现金类等资产的积极配置,力争使基金份额持有人获得超额收益与长期资本增值。

 

 

  对此,格上财富研究员张婷表示,一般来说,在招募说明书中会规定基金的仓位以及投向,如果发生偏离招募说明书的情况,基金公司投委会应该对基金公司的股票进行限制,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仍存在一些基金发生风格漂移的现象。


  按上述人士分析,基金经理在管理上述产品时存在换手率高、投资策略漂移等问题,那么金鹰基金投研管理团队是否也应对基金的实际投向负责?


  一般来说基金公司投委会会对公司股票池进行严格的把关筛选绝招,一个风控制度较为完善的基金公司中投委会往往扮演着基金池准入的角色,未经投委会认可的个股不能进入基金池也就不能被基金经理所配置。


  杨佳星告诉记者,即便个股入选股票池,基金公司也往往会对个股设置目标价位以进行风险控制,避免基金产品业绩大幅波动,因而投委会在基金经理管理产品过程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基金经理可投资的标的。


  基金公司的投委会和合规风控部确实对基金经理的投资操作有一定的限制。程颖举例称,如,规范股票池,不同主题风格的基金都统一在股票池中筛选标的;对股票债券质地进行甄别,一旦出现高管跑路、债券违约、业绩爆雷等基本面指标就会列入禁止池;对核心持仓股票做好投后跟踪,在季报等基本面信息变更时及时调整;将基金经理换手率、重仓股权重限制在一定范围内。

  

   四成权益类基金踏空


  除上述产品业绩低迷外,总体来看,金鹰基金主动权益类产品在2020年表现在整个行业中也稍显黯淡。此外,公司管理规模自两年前也出现明显下滑态势。

  

  Wind数据显示,2020年内金鹰基金43只(份额分开计算)主动权益类产品中多只产品同类排名位于中下游水平。近20只(份额分开计算)收益不足30%,而2020年混合型产品平均收益超40%。


  

  对此,程颖分析,该公司旗下多只权益类基金股票仓位占比较低。该基金公司2020年以前成立的主动权益类产品共39只(A/C分开计算),其中有16只基金2020年三季报披露的股票持仓占比不足30%(来源是Choice数据)。剩下23只基金近一年平均收益率为62.59%。


  

  Wind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末金鹰基金公司总规模为425亿元,其中,非货币规模为201亿元,股票型基金16.73亿元,混合型基金103.11亿元,债券型基金规模为81.69亿元。



  除股票型基金之外,近两年,金鹰基金混合型基金和债券型基金均有所下滑。


  公司在2018年时规模曾达600亿元。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公司管理总规模为659亿元,非货币基金规模为343亿元,股票型基金规模为6.91亿元,混合型基金规模为116.02亿元,债券型基金规模为220亿元。

  杨佳星表示,一方面近年公募基金虽然规模大幅增长,但增长最多的往往集中于头部基金公司,虹吸效应明显,中小型基金公司的规模其实没有跟上行业平均的规模增长水平。

  另一方面是在大环境向好的情况下,中小型基金公司突围往往需要依靠强有力的渠道或是鹤立鸡群的业绩,这也是金鹰基金略显薄弱的一点。

  《中国经营报》记者就金鹰基金产品投资风格飘移、公告错误和业绩等多个问题,向公司发送采访函,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绝招]四成权益类基金踏空且投资漂移 金鹰基金解聘绩差经理吴德”全部内容,更多内容敬请注重GOGO配资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GOGO配资网】 » [绝招]四成权益类基金踏空且投资漂移 金鹰基金解聘绩差经理吴德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